<track id="xpmlr"><em id="xpmlr"></em></track>

    <optgroup id="xpmlr"><em id="xpmlr"><pre id="xpmlr"></pre></em></optgroup>
    1. 您好,歡迎來到 i 北方網官方網站!
      • 登陸企業郵局
      • 返回首頁
      • 加入收藏
      • 手機站
      ####.##.##
      i北方網官方賬號
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>文化品鑒>詩

      “榜一大哥”汪倫到底為李白充了多少值?

      來源:原創  發布時間:2023-11-14  瀏覽:3798  字體【 【關閉】
       
      作者:韓靖宇
      李白和汪倫的故事,在中國幾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,這都得益于《贈汪倫》一詩:
      李白乘舟將欲行,忽聞岸上踏歌聲。
      桃花潭水深千尺,不及汪倫送我情。
      李白此番與汪倫相見并作詩, 當在天寶十四載 (755),當時的李白多年來游歷各地卻報國無門,壯志未酬意難平,在悵惘之下甚至有了隱居起來不問世事的打算。此時,“粉絲”汪倫的熱情相邀與踏歌相送讓李白心中無比溫暖, 于是產生了千古絕唱,而這首作品也讓原本籍籍無名的汪倫成為名揚后世的至情至性之人。
      那么我們不禁要問,汪倫究竟是何許人也?他又是如何成功“追星”李白的?
      汪倫的身份
      關于汪倫的身份,歷來有三種觀點。
      其一,村人說。此說始見于宋楊齊賢《李太白文集》:“白游涇縣桃花潭,村人汪倫釀美酒以待白。倫之裔孫至今寶其詩?!边@種觀點影響了后代許多注家,如明朱諫《李詩選注》、清王琦《李太白詩集注》皆引此說;但也有人對此提出質疑,如明唐汝詢《唐詩解》:“倫,一村人耳,何親于白?”
      其二,豪士說。清袁枚《隨園詩話補遺》卷六稱:“唐時汪倫者,涇川豪士也,聞李白將至,修書迎之,詭云:‘先生好游乎?此地有十里桃花。先生好飲乎?此地有萬家酒店?!钚廊恢?。乃告云:‘桃花者,潭水名也,并無桃花。萬家者,店主人姓萬也,并無萬家酒店?!畲笮?款留數日,贈名馬八匹,官錦十端,而親送之。李感其意,作《桃花潭絕句》一首。今潭已壅塞?!痹恫坏该魍魝愂菦艽h的“土豪”,而且還講述了他用“桃花潭”和“萬家酒店”騙李白與自己相見的故事,堪稱詐騙式追星第一人。
      其三,縣令說。袁枚“豪士說”雖生動有趣,但千百年來未見于他處。李白與汪倫相見后,在他的別業居住了一段時間,臨行前,汪倫“贈名馬八匹,官錦十端”。據《唐會要》記載,天寶末年,“近緣軍機,調發傷重,家道悉破,或至逃亡,剔屋賣田,人不為售,內顧失計,四壁皆空”。若汪倫為山野村夫,連年爭戰恐怕早已囊中羞澀,如何能在別業款待李白數日并送之貴禮?李白又怎能欣然接受此等禮遇?且李白曾有《宿五松山下荀媼家》一詩:“我宿五松下,寂寥無所歡。田家秋作苦,鄰女夜舂寒。跪進雕胡飯,月光明素盤。令人慚漂母,三謝不能餐?!碑敃r農家貧苦,一盤“雕胡飯”尚令李白再三辭謝覺受之有愧,若汪倫為一村人,李白豈會一直住在人家家中叨擾良久?汪倫可以給李白寫信,還有足夠的能力盛待他,足見其絕非普通村野百姓,而是涇川的富有顯貴之士。此外,袁枚稱“今潭已壅塞”,但桃花潭至今猶在,足見其說不足信,當為道聽途說之語。
      1982年新發現的涇縣《汪氏宗譜》中的“汪倫”一條云:“汪倫,又名鳳林,仁素公之次子也。為唐時名士,與李青蓮、王輞川諸公相友善,數以詩文往來贈答。青蓮居士,尤為莫逆交。開元天寶間,公為涇縣令,表蓮往候之,款洽不忍別。公解組后,居涇邑之桃花潭。生子文煥,傳十余世,有遷常州麻鎮者。其兄鳳思,曾為歙縣令?!?
      有學者在研究其身世后認為,汪倫為唐代歙州都督、越國公汪華五世孫,以此證實汪倫出身望族的事實。若汪倫任涇縣縣令,按照唐代官制的地區回避制度,汪倫不可以在家鄉及鄰縣任職,所以汪倫不可能是涇縣人,即不可能是桃花潭附近人。后來,又有學者提出“汪倫籍貫新說”,認為汪倫是安徽黟縣人,正好解開了汪倫籍貫中的謎團——汪倫當時在涇縣,只是由于正在縣令任上而已,這就解釋了汪倫為何有能力去“追星”。
      汪倫真是“詐騙式”追星?
      李白與汪倫天各一方,究竟是如何結識并成為好友的呢?長期以來,受到袁枚《隨園詩話》的影響,人們都認為汪倫是用欺騙的方式將李白騙來涇川的,該故事讀來確實傳神有趣、膾炙人口,但隨著汪倫真實身份的曝光,此事也顯得不那么可信起來。出身不凡且與諸多名人有所往來的汪倫,在面對自己的偶像李白時,真的會用欺騙的方式來“追星”嗎?
      其實,天寶十四載(755),李白在被汪倫邀請前便已來過涇川。天寶十二載(753), 李白“由梁國南下,秋至宣城”。十三載(754)“復往來宣城諸處”,十四載于涇川作《與謝良輔游涇川陵巖寺》《涇川送族弟錞》《涇溪東亭寄鄭少府鍔》《下涇縣陵陽溪至澀灘》。
      桃花潭位于青弋江 (即涇水) 上游的安徽東南部宣州涇縣桃花潭鎮境內,《明一統志》謂:“桃花潭在涇縣西南一百里,深不可測?!痹谛菽酥涟不找部胺Q名勝。該地區水陸交通便利,流動人口眾多,眾口紛紜之下,云游至此的李白豈會不知?而以李白愛交游、愛飲酒的習性,在宣州附近也有諸多的朋友,與之交往中必然會互相談及他們熟悉的家鄉名勝。所以,即使李白未到過桃花潭,也會對桃花潭有沒有十里桃花、萬家酒店心中有數,怎么可能被汪倫所騙?可見,《隨園詩話》中的故事很可能是杜撰,李白之所以會欣然前往,主要是因為汪倫誠摯相邀的真情厚意。
      那么,李白究竟怎樣與汪倫結識的?這要從李白另外兩首與汪倫相關的詩中尋找答案。除《贈汪倫》外,李白還有《過汪氏別業二首》留世:

      (其一)

      游山誰可游?子明與浮丘。
      疊嶺礙河漢,連峰橫斗牛。
      汪生面北阜,池館清且幽。
      我來感意氣,搥炰列珍饈。
      掃石待歸月,開池漲寒流。
      酒酣益爽氣,為樂不知秋。

      (其二)
      疇昔未識君,知君好賢才。
      隨山起館字,鑿石營池臺。
      星火五月中,景風從南來。
      數枝石榴發,一丈荷花開。
      恨不當此時,相過醉金罍。
      我行值木落,月苦清猿哀。
      永夜達五更,吳歈送瓊杯。
      酒酣欲起舞,四座歌相催。
      日出遠海明,軒車且徘徊。
      更游龍潭去,枕石拂莓苔。


      從《過汪氏別業二首》來看,其中有“我行值木落,月苦清猿哀。永夜達五更,吳歈送瓊杯。酒酣欲起舞,四座歌相催。日出遠海明,軒車且徘徊。更游龍潭去,枕石拂莓苔”之句,可以認定這與《贈汪倫》一樣,也是情深意重、依依不舍的贈別詩。以常理判斷,李白在同一次交游的臨別時不會寫兩首主題相同的贈別詩。且如果《過汪氏別業二首》與《贈汪倫》是同一次交游時所寫, 就應該合并為《過汪氏別業三首》更合理,何必要拆分為二呢?所以《贈汪倫》不可能與《過汪氏別業二首》是同一次交游時所作。而在《贈汪倫》中,李白為汪倫的踏歌所感動,稱其情深過于桃花潭,但《過汪氏別業二首》甚至連感激之意都沒有表達,因此,《贈汪倫》很可能早于《過汪氏別業二首》。

      其實,《贈汪倫》中“忽”字證明其問世更早?!顿浲魝悺分袑懨魈じ杪暿窃诶畎诇蕚溟_船離開桃花潭時“忽然”聽到的。所謂“忽”,就是意想不到、沒有心理準備。在《過汪氏別業二首》中,“星火五月中,景風從南來。數枝石榴發,一丈荷花開。恨不當此時,相過醉金缶。我行值木落”中可以肯定,李白自來汪氏別業至離開起碼有月余,在長時間與汪倫的交游中充分了解到汪倫“好賢才”的為人,“隨山起館宇,鑿石當池臺”“池館清且幽”的財勢,“掃石待歸月,開池漲寒流”“永夜達五更,吳歈送瓊杯”的情深意重。只有李白在從未與汪倫交往過的情況下,才沒有預料到汪倫會率領一群人的踏歌相送,以致產生意想不到的驚喜。
      據《李太白全集·年鑒》寫道:“天寶十一載(752), 公之行蹤,由梁園而曹南,由曹南旋反,遂往宣城,然后游歷江南各處”,其時有詩名為《自梁園至敬亭山見會公談陵陽山水兼期同游》。自從被賜金退隱之后,李白心情異??鄲?,故寄情于游山玩水、尋仙訪道,以此抒發胸中的晦悶之氣。在游完開封名勝梁園后,李白又南下至宣城,登敬亭山探望名僧會公。而涇縣陵陽山有天柱石、陵陽溪和漢竇子明煉丹、釣白龍、乘鶴仙飛的陵陽祠,同樣引起了“詩仙”李白的興趣。于是,李白沿著青弋江直奔陵陽山,高溪、澀灘、桃花潭、陵陽溪恰在青弋江途中,而且是依次而來。其中,桃花潭與陵陽溪相隔30里,《安徽行知書》稱:“潭西岸怪石拔地而起,形似龍盤虎踞,岸邊有隋朝扶風會館、唐代義門樓等?!倍ㄈ晃死畎椎淖⒁?。李白有可能就在這次借道兼游桃花潭時,被自己的狂熱“粉絲”汪倫率領一群歌舞手別開生面且隆重非常的踏歌儀式所感動,于是下船表示謝意,也是在這次借道桃花潭去陵陽溪時與汪倫萍水相逢的情況下,寫成了《贈汪倫》。李白盛情難卻,接受了汪倫的邀請,兩人結下了深厚的友誼,才會有第二次重游桃花潭,并寫下了《過汪氏別業二首》。
      汪倫為李白“打榜”
      面對自己的偶像,汪倫盡己所能盛情款待。
      李白生性好酒愛奢靡,在《過汪氏別業二首》其一里,開頭“游山誰可游?子明與浮丘”一句,李白先將汪倫與仙人子明、浮丘作比,贊其志趣之雅;“疊嶺礙河漢,連峰橫斗牛。汪生面北阜,池館清且幽”又寫明汪倫別業地勢之妙,布局雅致;“我來感意氣,搥炰列珍饈。掃石待歸月,開池漲寒流。酒酣益爽氣,為樂不知秋”,寫出了肴宴之美,汪倫情誼之盛。其二描寫了一番離宴之景,歡歌飲酒,通宵達旦,高朋滿座,酒后邀舞,樂而忘我,主客相得,流連忘返。汪倫家有別業,詩中明確以“館”稱之,又見酒宴之盛,賓客之眾,肴饌之精,可見汪倫家資確實不俗。
      由于史未明載,我們已無法得知汪倫的宴會上到底有什么美酒美食,但可以根據唐人的生活大致揣測一二。在酒席上,肉類自然是不可缺少的。普通家庭由于經濟條件有限,平時只能以腌肉一飽口福,而以汪倫之豪富,搞到鮮肉并非難事。唐人最常吃的肉類是羊肉,做法有炙羊肉、蒸羊頭、羊肉面條等,若用來宴客,有一名饌為“過廳羊”。此菜為當堂宰殺活羊,由客人們選擇喜好的部位并用刀子割下來,一旁服侍的下人奉上顏色不同的彩錦,把自選羊肉包扎好,送去蒸熟。蒸好后,取回自己所選的把羊肉,用主人提供的竹刀切片,再撒上胡椒,澆上杏醬,即可食用。若不喜歡羊肉的腥膻味,牛肉也是另一種選擇。雖然唐代明文禁止食用牛肉,但仍無法禁絕民間食牛之風。唐代南方有一牛肉名菜“牛頭褒”。此外,唐朝人也吃豬肉、驢肉、狗肉、雞肉、鴨肉、鵝肉等,另外還時不時吃些野獸肉,像兔肉、野豬肉、熊肉,甚至蛇肉、果子貍肉都曾進入唐人的食譜。
      除走獸之肉外,涇縣周圍水網密布,因此水產自然必不可少。今天流行的“日式刺身”在唐代是餐桌常見之物,“唐式刺身”一般使用鯉魚、魴魚、鯽魚、鱸魚、鱖魚……凡是剛出水的鮮魚,都能切鲙生吃。其外觀大多呈絲狀,也有小片狀,片狀的都是半透明白色,輕薄細嫩,碟邊還堆著嫩綠色的蔥碎,另有芥末、豆豉、蒜泥、橙絲等調料。若李白吃多了冷食,那么還有另一大流行魚肴——魚羹可供享用??傊?,現代常吃的水產品,魚、蝦、蟹、貝類、烏賊、水母、蛙鱉等等都已走上唐人的餐桌。
      俗話說,無酒不成席?!袄畎锥肪圃姲倨?,美酒已經成為李白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,作為粉絲的汪倫自然不會忘記。唐代最常見的酒為白酒,與現代白酒不同,唐代白酒呈淺綠色,不但渾濁不清,上面還浮著一層細白的像漂浮物,即所謂的“綠蟻新醅酒”。這種酒有一個大眾化的名字,叫“濁酒”。如果把“濁酒”過濾以后又經加工的糧食酒,便可稱之為“清酒”。除此之外,唐人還比較喜歡“燒酒”,其做法是用微火慢燒,把生酒加熱到六七十攝氏度就可以了,既能殺菌,也不至于沸騰變味。蒸餾技術出現之前,唐宋時代的酒精度最高也不會超過二十度。跟酒曲發生化合反應的釀酒糧食,大部分是被糖化了,所以唐代的酒主要是甜,而不是辣,所以李白等“飲中八仙”才能開懷暢飲而無酩酊大醉之憂。
      據《汪氏宗譜》記載, 汪倫之兄鳳思曾為歙縣令。汪氏一門出兩縣令, 自然頗有家學?!度圃姟愤€載有劉復《贈汪倫》一首。劉復曾登大歷進士第, 可見汪倫與文士交往頗多。這些都說明汪倫其實是一位有身份、有才學的風雅之士??紤]到這一點,汪倫為招待偶像李白也可能準備了葡萄酒。在唐朝以前,中原人自己不會釀造葡萄酒,只能從西域輸入成品,賣得很貴,一般人喝不到。唐初唐軍開西域,把高昌國(今新疆吐魯番)設置成唐朝的一個州,當地的特產馬奶子葡萄和釀酒技術也傳入中原地區。唐代工匠在內地釀造葡萄酒成功,實現了較大規模生產。當時的河東地區(今山西省中南部)成為內地葡萄酒的集中產地,“河東乾和葡萄”從此名揚天下。李白見多識廣,普通美酒未必能入其法眼,故汪倫為博偶像歡心,走“小資”情調也很有可能。
      除了美食、美酒外,汪倫也沒有忘記娛樂活動。古代飲酒作樂時,伎樂不可少。這與當時的社會環境和當地的人文環境相關。唐代盛行伎樂,官府既有官伎,私人蓄伎之風亦盛?!杜f唐書·河間王孝恭傳》記載,河間王李孝恭“性豪奢,重游宴,歌姬舞女百有余人”?!缎绿茣だ盍指鳌芬舱f李林甫“車馬衣服侈靡,尤好聲伎,侍姬盈房,男女五十人”。不僅是皇親重臣,唐代許多詩人也養有家伎。韓愈即蓄有絳桃、柳枝二伎;白居易詩《小庭亦有月》中的“菱角”“谷兒”“紅綃”“紫絹”都是女伎之名;《唐才子傳》中記載王翰“櫪多名馬,家蓄伎樂”。唐代富戶崇風雅、好伎樂可見一斑。而宴席上有伎樂是唐代一種普遍現象,從“樽中酒色恒宜滿,曲里歌聲不厭新”“處處聞弦管,無非送酒聲”中可見一斑。在送別宴上尤其如此,如皇甫松《江上送別》即有“祖席駐征棹,開帆候信潮。隔筵桃葉泣,吹管杏花飄”之句??梢娞迫怂蛣e,設席作宴并配以歌舞管弦乃是常事。
      在接受粉絲汪倫無微不至的款待后,李白準備離開,繼續云游四方。臨行前,“忽聞岸上踏歌聲”。古代將送別活動稱為“祖”,即祭道神,如《詩經·大雅·烝民》:“仲山甫出祖,四牡業業。征夫捷捷,每懷靡及?!编嵭{云:“祖者,將行犯軷之祭也?!惫湃私煌浜?,通信閉塞,行者在外生死難料,祖道儀式是人們對出行者路途平安的祈禱和祝愿。而在送別宴上歌舞及贈詩,一方面是娛樂的需要,更大的意義則在于為遠行者祈福。在祈福的舞蹈中,又以踏歌最為突出。與友人告別,踏歌代表了美好的祝愿。得知李白即將離開后,汪倫追趕而至、設宴餞別,并以家樂踏歌送行,這是為友人的祝禱。此后,汪倫又贈李白“名馬八匹, 官錦十端”。在唐前期的馬匹貿易中,一匹好馬的價格從二十到四十匹絹帛不等。唐代幣制是錢帛本位,絹帛幾乎算十足的貨幣。在官方詔令中經常提到的綾、羅、絹、布、絲、綿,它們之間似乎并沒有一定的比價,而是隨時折算。絹帛的單位有尺、匹、端和段,其中一匹大概是4丈,一端是6丈,即一端為1.5匹。而官錦自非凡品,其價格當比普通絹帛更高。盛唐時期,一匹絹帛價值約200錢。最能衡量物價水平的莫過于米價和絹價。盛唐的米價記錄,差不多全是特殊豐收時的報告,所以正常米價每石多少,不得而知。書中所載,每石自30文到100多文,而且《通典》明言,開元三年以后天下無貴物,兩京米斗不至二十文,則兩百文一石為開元、天寶間的正常米價,大概相差不遠。也就是說,汪倫贈給李白的臨別禮物,折算成銅錢約有3-5萬錢,可買米數百石。而開元時期的唐代縣令,其月俸也不過五六千錢,折合成米約20石。由此可見,汪倫相當于將自己一年的工資作為禮物送給李白。
      李白《贈汪倫》中以“桃花潭水”喻汪倫之深情,并非信口開河泛泛而言,而是對汪倫的平安祈福與厚禮相贈的熱切回應?;厥桌畎椎囊簧?,知遇無數,神交、酒友、新歡、舊愛、人生中無數人絕塵而來,帶著美酒與熱情,卻始終都成為李白人生的過客。李白的性子里,透著與人疏離的執拗,他于世間獨立,帶著飄然的氣息,不能與他人同行,最終與之相伴的也只有無法觸及的一輪水中月,再無其他。這種孤獨,不為強求,也不被他人左右,只取決于本身,絕無二由。李白與汪倫的這段短暫交集,僅止于物質層面,似乎看不到靈魂上的交流,至深也只是粉絲對偶像的狂熱崇拜。李白與汪倫相識的這段時光里,有酒、有肉、有湖光山色,看似快樂,卻依舊孤獨。汪倫的陪伴終究只是陪伴,而李白的孤獨需要靈魂上的契合,這一點,汪倫終究一生也不能到達。
      “桃花潭水深千尺,不及汪倫送我情?!边@段情緣起于桃花潭水,也終于桃花潭水,幾日的悉心招待留下一句千古名句,隨著李白的離開和汪倫的去世至此終了。后人在桃花潭東岸建造踏歌岸閣,供人游覽憑眺。

      責任編輯:李輝
      關于我們 | 聯系我們 | 廣告報價 | 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
       Copyright © 2016-2020 ibeifang.com.cn All Rights Reserved. 技術支持:大旗網絡 
      商務合作:139-4719-0357 蒙ICP備18006029號-1  營業執照  網址:www.viaumd.com.cn 投稿郵箱:szj@ibeifang.com.cn
      版權聲明: i 北方網版權所有,未經授權, 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,違者依法必究。   違法和不良信息 暴恐音視頻舉報 電話:156-0471-1144
      日韩欧美亚洲每日更新在线国产精品|丰满少妇无码Av片|人妻中文字幕av第一页|国内精品久久久久久影院精品观看

      <track id="xpmlr"><em id="xpmlr"></em></track>

      <optgroup id="xpmlr"><em id="xpmlr"><pre id="xpmlr"></pre></em></optgroup>